學術交流
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所在位置:首頁 > 企業文化 > 學術交流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把一棟百年老宅爆改成一個公共空間,成了這個村里潮的地方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jp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沒來深奧村之前,張雷根本不知道在浙江桐廬縣,還隱藏著這么一個千年古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.jp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米的老街,兩側分布著古色古香的明清徽派建筑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3.jpg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木門木窗木房檐,雕梁畫棟的老屋韻味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4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經過時間打磨的青石板路,早已被磨掉了粗糙表面,變得光潔圓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5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里的一草一木,都在講述一段悠久的歷史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6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其實,這里早就沒有了小情小調的流水人家,只剩下荒涼的老樹昏鴉。因為建筑老化,許多村民都搬出了村子,只剩下年邁的老人與老房子為伴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7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深奧村大大小小40多個古跡宗祠,倒的倒,塌的塌,頹敗的景象一覽無遺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4年,設計師張雷來到深奧村,他為村子的破敗感到惋惜,于是他租下了其中一間老屋——景松堂,他的目標明確,就是改造這里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8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雷想要通過老屋的改造,為深奧村提供了一個公共的、開放的空間,然后再把空間投入商業運作,實現盈利,終推動其他古建筑的修繕工作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美好的想法,先遭遇了“產權"難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9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典型的徽派“四合院",曾經住著6戶人家,各自用門檻劃分不同的“領地",互不干涉。想要拆除所有隔斷,形成一個貫通的樓堂,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雷一面與住戶溝通,一面循序漸進,將一些隔板“連哄帶騙"地拆掉。但他保留了所有梁架,并在原來的分界處,畫上了一道顯眼的紅線作為標記,這是后協商的辦法,屋主的后人可以依此辨認祖上的“房產"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0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解決了產權問題,張雷從拆除景松堂院內的豬圈入手,并且在原先的基礎上,用鵝卵石搭建了一棟兩層高的房子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鵝卵石墻面刷白,開一個對著馬路的透明玻璃門,這就是景松堂的新大門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1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跨過大門,再穿過一個透明的玻璃過道,就到了景松堂。張雷在改造上,始終堅持“修舊如舊"的原則,院子完全保留了之前的木雕結構,只在此基礎上,做了一些修繕和燈效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甚至在改造過程中,遇到了筑巢的燕子窩,也特意繞開,保留了它自然的感覺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景松堂的大廳,被改造成了一個公共圖書館,村里的孩子一放學,就來這里看書,做作業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2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雷在原有架構上做了一些隔斷,劃分出了咖啡館、民宿等空間,村里的老人沒事兒就來這里嘮嘮家常,再喝一杯對他們來說新鮮得不得了的現磨咖啡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3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雷大程度地保留了老建筑的韻味,連遺留下來的老灶臺都舍不得拆除,而是被漆成了白色,看上去煥然一新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4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景松堂終被規劃成了“云書局"、“云會"、“云料理"、“云咖啡"、“云造"、“云客棧"等復合業態,張雷還給這里取了個倍兒文藝的名字“云夕深澳里"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5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般人覺得,改造完了就可以收工了,但是張雷為了使云夕深澳里融入到村里的環境,還在門廳前留了一個小廣場,并把石階四周挖空,潺潺的溪水從門前流過,貪玩的孩子們經常來這里抓魚玩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6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靈感正是來源于古時的深澳,事實上,“澳"字本身就有地下引泉和暗渠的意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5年10月,云夕深澳里正式竣工,張雷兌現了原本的,景松堂成了村民聚集享受生活的地方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7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很多人進了這里,感覺是沒怎么設計過,張雷要的就是這種感覺,“抑制設計的沖動,讓新舊、變遷在這里融合,通過這種新舊關系的處理,探索老房子的新生命,新房子的舊時光"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19.jpg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事實上,這里的確悄悄地發生著改變。村民們從不愿意踏足這里,到三天兩頭就來報道,就連原來的施工工人阿寶也常常來這里喝咖啡,不僅自己喝,還請朋友喝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雷掐指算了算,他的工錢估計都花在喝咖啡上了!他很慶幸自己選擇了這里,因為相比較滿是高樓大廈的大城市,鄉村多了另一種更為“有趣"的可能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:我司代表隨江西省產業促進會赴南昌新建區考察交流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下一篇:創新思維模式 建設綠色住區 ——《綠色住區標準》與綠色住區模式解讀